代理阿根廷橄欖油繁瑣的程序,以及運輸時間上的耗費,

從談定代理到進口,竟足足花費了八個月的時間。

期間,相當想要放棄這樣的機會,

八個月,兩百多天,沒有任何的收入,

入不敷出的生活,叫苦連天。

為甚麼我要這樣堅持代理進來?

PhotoCap_001  

 

記得小時候,老媽都會拉長嗓子,"去巷口便利商店買罐沙拉油啦!"

一直到現在,也都還是這樣的被使喚著。

每次拿著媽媽給的零錢,走到巷口便利商店的那段路程,腦海中不斷地旋轉沙拉油品牌的樣子,深怕買錯種類回到家又是一頓罵。

手裡緊握著零錢,戰戰兢兢的走進商店,看見凶狠的老闆,更覺得這是一場大冒險!

 IMG_5135  

每當家裡缺什麼日常用品,舉凡醬油、沙拉油、醋、鹽什麼的...,像是出海遠征的勇士,不惜代價 完成任務。

就這樣,我變成媽媽的小幫手,從此只要是食材的進出貨,都是由我一肩扛起!

那份冒險精神、那份以為自己是大人的驕傲,以及那份來自父母的讚揚,都豐富著我每天的放學時間。

  

一直到長大,現今資訊爆炸,電視台超過一百多台,還看得到國外的頻道。

手機一滑,馬上就能谷歌一下,什麼疑難雜症似乎都可以透過手上的小盒子解決。

正因為如此,從小"髒髒的吃,髒髒的長大," 那樣的觀念,也被這時代的媒體及科技給改變。

巷口的雜貨店,凶神惡煞的老闆已經變成和藹可親的老伯伯了,除了糖果飲料之外,似乎他已經從我們的廚房漸漸離開了。

人們的選擇變多的時候,從前那份不在意的隨性,也會隨著時間推移,人變的更懂得如何汲取知識,太多的選擇,卻也失去了信任。

  

為了品味的生活,為了下一代及上一代的身體著想,

我們開始注意什麼食材對我們最好?怎麼吃怎麼烹煮才會美味又健康?

電視上,美食節目不勝枚舉,網路上、雜誌上所有的檢驗報告、名人背書...等等,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""的哲學。

但是,要不要去尋找那份原始的感動,因人而異。 信任與不信任通常都在一念之隔。

  

食安風暴,把台灣人最可愛的信任,在一夕之間轉變為猜疑。

也或者是,大家罵也罵了、不買的也不買了,事件也逐漸平息了,食安的問題也許還存在著,但是也漸漸走出每個人腦海中的記憶體了。

每當在超市挑選食材的時候,流言蜚語又開始介入你的思考。

太便宜的不敢買,太貴也會懷疑是不是有問題? 丈母娘挑女婿,卻愈看愈遲疑。

  

我們想找回,那份對於巷口雜貨店的信任與最原始的冒險情懷。

我們相信食材,相信責任,相信在這個社會中,只要還願意相信,就會有更多的信任。

永遠都會在那個巷口,等待你來場最真誠的冒險。

  

 

烹飪,一直都是家裡的大事。 家母燒了一手好菜,是眾人讚許肯定的。

每逢過節,家母定是在廚房張羅大家庭午晚餐的大廚。

愛上烹飪這件事情,似乎就從一個廚房小幫手,愛哭愛跟路的流鼻涕小鬼開始。

長大後,烹飪是閒暇之餘的樂趣,是照護身體的責任,也是一種幸福。 橄欖油這個名稱,在中式廚房內鮮有所聞。

  

發掘橄欖油的濫觴,是從媽媽的橄欖油伴菠菜的這道菜。

當時的我並不知道,台灣地區是沒有橄欖油的生產及植種。

一罐兩百多元,一公升的初榨橄欖油,對我來說只是另一種食用油。

沒什麼特別,也沒什麼新奇。 還義正嚴辭得對家母說,這樣菠菜也太油了吧。

初嚐幾口,有一點點果香味道,但不是相當濃郁,反而有點油口。

  

它儲放在櫃子裡,只有涼拌時才拿來用。

心中早有百般疑問,為何不拿來一起炒菜用呢?

在資訊不對稱的時代,橄欖油是不被允許拿來熱炒的。

原因大多是因為會變質,會變得不健康等等。

  

從來都沒想過,遇見品瑰橄欖油的芽,早已栽種。

 

幾年前,專職於螺絲貿易的我,面對生硬的機器以及冰冷的鋼鐵,

資金上的困頓,及電鍍製程上的窘境後,萌芽了先暫時退出的念頭。

只有借來的少許資金,在形式上以及實際面,都難以在這樣的市場內,與其較勁。

面對創業第一個挫折,不免有些感慨時不我與。

無可厚非,創業維艱,任何行業皆是。

  

『黑心油肆虐全台』 這樣的新聞標語馬上抓到了我。

 

是怎樣的契機,

是怎樣的靈感,

熱愛上西式料理的那一刻起,橄欖油似乎就是一個美麗的錯誤。

  

對!為什麼不把優良的橄欖油分享給全台灣的民眾?

 

初遇阿根廷,是一個意外。

阿根廷,一個農畜牧興盛的美麗國度。

進口皮革,是一個開端,

無意間,透過阿根廷朋友的介紹,意外認識了阿根廷的橄欖油。

阿根廷紅酒,一直是世界非常聞名的產酒國家,

那橄欖油呢?

 

橄欖與葡萄的生長環境相似,只要有好的紅酒,就會有好的橄欖油!

而台灣,並未有任何阿根廷橄欖油的蹤影,

在評比中,阿根廷的橄欖油,一直是量少質精,

出口到各國重新包裝發售,相當少有阿根廷自己的品牌。

   

Fincacye農莊,地處法定產區曼多莎省,風景絕美,人煙稀少。省內擁有全世界最長山脈安地斯山,長年雪水涓涓灌溉橄欖及葡萄。

農莊主人,Danielnessier,操著南美口音,和藹且幽默爽朗的男人,與之半個世紀的製油經驗。花團錦簇的農莊,伴隨著清爽的泥土芬芳,及雪水的沁涼。

整齊劃一的葡萄樹,及排排豎立的橄欖樹,在陽光灑落的透視,顯得格外翠綠。

  

從未到過台灣的他,對於台灣的印象相當陌生。也對於亞州市場少有所聞。

不知怎地,他願意相信一個來自台灣,微型企業的26歲年輕人。

建立了一道阿根廷橄欖油通往台灣的一座橋樑。

 

相談甚歡的異國情誼,從國家、足球、家庭聊自生活瑣事,

一種怡然自得的阿根廷風情,加上一種對於不同文化的好奇及認知的探索,

相信,都是從真誠開始。而真誠,需要由人本開始。

 

台灣人的熱情,跟阿根廷人的熱情,迸生的火花,是不可收拾的歡愉。

50 多歲的阿根廷大叔,26歲的台灣年輕人,一見如故。

因為機運而相遇,進而相信,才有品瑰橄欖油誕生的可能。

這樣的文化相遇,可遇而不可求,卻也是最真實活在這個地球,最美的情感。

 

在教導了品油,入菜,以及許多橄欖油的製作過程及概念後,我更加相信,

這樣的橄欖油,是一種美,是一種工藝之美,也是一種食物之美。

  

品瑰,Piuque,西班牙語,心。

八顆愛心,簇擁成獨特的商標,更證明了橄欖油的栽培萃取,需要用心。

 

初嚐品瑰橄欖油,突然想起,那道記憶中橄欖油伴菠菜的菜餚。

原來,長年以來,試過了國內許多橄欖油,

卻從未有一種油,像阿根廷的橄欖油一樣,

果香味四溢,香氣十足,濃醇及滑順的口感,以及直撲腦門的辛辣芬芳。

這才是真正的橄欖油!

 

在歐洲國家,及美洲國家,橄欖油一直都是生活最常使用的用油,

這也讓他們的心血管疾病發生率降低非常多。

都歸功於這種液體黃金,

但,似乎台灣人的習慣沒有改變,

調和油的脂肪酸及許多物質,造成許多身體上的負擔。

   

成本至上的世界裡,橄欖油是舶來品,是吃鹹水過海而來。

下定決心,絕對要將這種優良且能改善健康的逸品,

分享給還未嘗試的台灣民眾們。

 

台灣地區,已經有相當多國的橄欖油品牌,在市場上提供多樣的選擇。

頗具盛名的便是法國,義大利及西班牙。

在黑心油風暴愈演愈烈的情況下,改善用油環境是勢在必行。

  

繁瑣的程序,以及運輸時間上的耗費,

從談定代理到進口,竟足足花費了八個月的時間。

期間,相當想要放棄這樣的機會,

八個月,兩百多天,沒有任何的收入,

入不敷出的生活,叫苦連天。

這是一個打擊,是一個有苦難言的窘境,是與時間青春磨耗的戰爭。

 

但無論如何,都要讓這樣美好的產品分享給大家,

是一個信念,一個信仰。

雖然競爭,可能失敗,種種負面情緒一湧而上,加上更多的現實層面考量。

一度,可能胎死腹中。

在不斷的堅持下,以及家人朋友的相挺,品瑰橄欖油,才能在台灣與大家見面。

但這還只是個開始.

  

繞了大半個地球,海洋的洗禮,

堅持阿根廷,無論它有多遠,

都是因為,他值得臺灣人去品嚐,

值得更好的對待自己,

我們可以選擇普羅大眾接受的知名國家橄欖油,

但是我們相信,阿根廷的橄欖油,絕對是無法比擬的優質。

精美的包裝,加上獨特的產品設計,以及豐富的內涵,

還有一段編織阿根廷及台灣的跨國情誼,

食用油不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他還可以是一種態度。

一種對自己品味負責的態度。

 

從未相識的兩人,在地球26個小時的飛行時間,能做同樣一件造福人群的事情。

值得歡愉,值得喜慶,也是相當玩味的一種,

 

心。

品牌初創,並未想象中的順利,

也因為阿根廷陌生的國度,進而是一個阻力。

需要的是時間,是信任,是嚐識。

我們不希望,只能在超市賣場,瞬眼即逝的環境下分享給您,

也不希望與其他品牌,靜靜地矗立在架上,等待匆匆的過客

 

我們希望尋找有故事,可以分享品味的地方,

讓您細細品嚐,什麼是好,什麼是優良。

什麼是用心。

 

我是Vulcan Lin, 林家正,品瑰橄欖油的創辦人

 

http://www.preciseangle.com.tw/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K Taiwan

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